万川归海(闭关写泯灭中)👒

山不归,海不迎,一川独西行

祝大家,端午节快乐~!♥️♥️♥️♥️♥️

我是女孩。

忽然想起来,我曾经还有一个贼牛逼的身份,就是这个吧的小吧主,这个吧最初的最初就是我和几个姐妹一起建的,我依稀记得有个姐姐叫紫沫。

Q:还记得自己看过的第一篇同人文吗?是写什么的呢?

可能各位想都不会想到我当年第一次进贴吧是因为欧阳小枫(弹珠传说),洛小熠(斗龙战士),这俩同人我还都写过,写欧阳小枫x多杰克的时候我才八岁,那篇文我现在还留着。

Q:自割腿肉指南?

人被逼急了啥都干的出来。

栖凤(序)

作者结尾有话说




以下注意:


本章微量信白!


有生子(如雷劝退)


龙信x凤白


玄幻AU,含糖量百分之二百


主信白,副云亮。



白白和亮亮是正经的闺蜜情谊,请勿过度ky。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序.


九重天上皆知,那李慕言正是打从婴孩起就被武陵仙君诸葛亮揣在怀中悉心教养,生得一副玲珑面孔,最是干净透亮。


有人传言,那孩子是诸葛亮看在他根基奇佳,风骨神采与众不同才收养来的,将来必有一番大成就,但是亦有人传,那孩子白废了一身仙骨,本源一片混沌,什么也看不清,不会有什么大功绩,诸葛亮养在身边取乐罢。


传言到底是传言,不过是人云亦云,诸葛亮不与寻常仙家交好,了解之人不多,便又给其围上一层神秘面纱。


细细算下来,自打诸葛亮闭关在武陵仙境不见外客起到如今整整三百年,李慕言也刚好满三百岁了,九重天上整日里闲来无趣的仙娥与仙童之间又兴起了另一番谣言,说李慕言是诸葛亮的私生子,连个化形术都无法掌握的废物。


“本上神倒不知,如今这仙宫地界,如此清闲了?”


这聒噪苗头还没等吹捧而起,便被战神一句话给喝灭了,吓得三俩人紧忙散开,行礼谢罪,端着物件快步离开。


赵云原是没放在心上的,不过是约了诸葛亮晚些时候在桃林品茶下棋时,这小插曲才涌上舌尖。


“九重天上,确是养人的好地方,可惜不及孔明这里万分之一的清净。”


他正说着,抬手落下一子,后端起茶杯启唇轻抿,浅色茶汤微微荡漾,似乎有零星花瓣混进砂壶滚沸的茶水中,平增一缕独有的桃花香。


“茶有些淡了。”


诸葛亮的视线倒是一直落在棋盘上,眉眼未抬半分,挽着衣袖,稍作思索,咔哒一声落了白子,方才接下话柄。


“你这是耳根子又软了,听到些甚么,才来夸我的?”


赵云掩唇轻咳两声,端的平日里上神的架子不许人多嘴,可惜同他饮茶下棋的是诸葛亮,只能老老实实的自己动手,换上一壶新茶,再拿过诸葛亮面前的杯盏,倒掉凉透的茶水,那衣袖有意无意的遮掩棋局漏洞,被人不疼不痒的一巴掌拍了回去。


“咳,怎么会,我那是见不得他们说你!那小崽子...”


“师尊!!我回来了!”


话还没说完便被打断,只见一道白影儿飞快略过,雾气朦胧间桃树下现出一位约莫七八岁模样的孩童来,赵云自然是有些怨气的,不过那孩童蹦跳着扑进了诸葛亮怀里,挡住了三分视线,倒是让他有机可乘扫下两颗棋子。


“说谁,谁可不就来了。”


那孩童正是赵云正念叨的小崽子,也是九重天上风言风语的主角,李慕言,诸葛亮一手抱过李慕言,一手将他乱糟糟的额发抚顺,小孩就老老实实的坐在怀中,灵眸一转,抓起黑子把赵云故意扫出的错漏补上,咧嘴一笑,露出两颗尖尖的小奶牙,气的胜利在望的战神晃着拳头吓唬他,李慕言扭过小脑袋瓜,全当看不见。


“你!”


“看来耍赖被孩子抓住了啊,子龙。”


诸葛亮笑道,唇角勾起,难掩愉悦心情,白子再落,胜局已定,赵云无奈,将手中的黑子扔回面前的棋盒中。


“输了,都怪他。”


“堂堂一介战神啊,可不要净让顽童看笑话。”


炉上茶汤翻滚,香气四溢,有风起,卷一缕烟雾散入空中,跳着桃枝唰唰抖动,零落花瓣如雨滴般飘然而至,落了三人满身。


“你惯会取笑我。”


赵云垂眸,将那只正替他拂去肩上残花的手堪堪一握,诸葛亮心底一惊,那指尖稍稍向后一缩,握力倒是紧了两分,他也没再反抗,凭那整整宽一圈的温热掌心把凉意驱散。


“师尊.....”


被忽略在一边的小娃娃委屈极了,开口呼唤,手里紧着拽他师尊的衣摆,只见相顾无言仿佛定住一般的俩人忽的闹了个脸红,握在一起的手急忙松开,李慕言不解,为何平日里侃然正色的师尊碰到这位战神总是收不住笑意?


“因为我会变戏法。”


赵云俨然看穿,小孩子的思绪可全都写在脸上,诸葛亮瞪他一眼,示意勿要胡言,如若不是红透的耳根还为全消散,他可能就不用那热茶把下半句话压回肚里了。


“对了,师尊!”


李慕言捧着赵云特意带来的糕点吃得正香,满嘴的碎渣,诸葛亮应了徒儿的呼唤,又是实在看不下去,取一方丝帕给李慕言擦那张油乎乎的小嘴。


“慕言今日唔....今日已经可以运转两回大周天了唔...”


“好样的,不愧是我徒儿。”


诸葛亮点头应着,赵云伸了伸筋骨,收拾着自个惨败的棋局。


“慕言今日出了仙境,去了飞衡山!”


赵云手上的动作同时一顿,他没抬头,仔细挑着棋子放回盒中,只听得孩童喊痛,求师尊轻点。


无人注意树根下,嫩叶还未抽新芽,竟抱蕊成花。


“唔,慕言碰到了一位神君,他说慕言长的好看,还有些面熟,还问我是哪家的小童。”


李慕言只觉得脸上一松,半晌没了动静,仰起脑袋,师尊正低着头,原本清澈的眸子阴沉下去,失了魂一般空洞。


“慕言可还记得他的模样?”


孩童有些受惊,小心翼翼的靠近师尊怀里,语气颤抖。


“那....那仙君模样俊朗....”


—————亮亮!你要不要去见见他,模样可比赵云俊上百倍。


“和慕言一般....生得....生得三尺银发....”


—————亮亮,好亮亮,我胳膊酸,帮我束发。


霎时间,仙境万里桃林与朗朗晴空同武陵仙君瞬变的面色一般阴沉下来,桃花枯败,狂风骤卷,细长枝条咔嚓一声,懒腰折断。


—————孔明,我要走了,帮我照顾好他。


茶壶猛然腾空起,应声化为齑粉,赵云疾言厉色喊到


“孔明!孔明!”


那人无半分反应。


阴霾越发浓重,武陵仙境虽说遵从四季时节变化,但是更多仰仗着武陵仙君本人,如同某些神器会随着主人心绪作出变化一般,武陵仙君失控的神力,会通过武陵仙境来体现,如今电闪雷鸣,狂风大作,可知诸葛亮的心绪,早已失控。


十里桃林哀嚎着,凌厉的惨叫声和从炼狱中爬出来的恶鬼如出一辙,供三人乘凉的桃树是诸葛亮的本源,那粗枝再度壮大几分,桃花在万物摧残之下反到开得越发艳丽,那花蕊殷红,竟渗出如血一般的赤色汁液。


“太白......李太白.....”


诸葛亮启唇呢喃,声细如丝,垂眸,涣散眸子中只映李慕言的面容,忽浮现在脑海的,却是一人身影,诸葛亮瞳孔猛缩,额间青筋暴起,他挣扎着想看清那人的面容,却只见发丝尽断,白衣染血。


“啊!!!!!!!!!!!!!!”


“呜———!师尊!师尊你怎么了!”


李慕言哭喊道,他才三百岁,哪见过这等场面,小孩吓得眼泪都涌出来了,却不敢离开师尊怀中半步,整个人颤颤巍巍瑟缩在诸葛亮怀里。赵云咬牙,拍桌而起,闻龙吟,淡蓝神力同云雾交融,冲向仙境上空,如帷幕一般垂下,抵御狂风造作,李慕言翻飞的衣袂渐渐平息,缓缓睁眼,入目是一片荒芜,十里桃林少顷之间已成一片焦土,他感觉肩膀一沉,身上一紧,师尊正环住他的腰,将他紧紧抱在怀中。


“不许走...太白.....”


“师尊..呜呜...师尊!”


孩童努力憋着泪珠,抿的唇瓣都少了些血色,风逐渐平息下来,淡蓝帷幕逐渐破裂,化作星光点点,李慕言抬起头,见青衣神祗飘飘而下,发丝凌乱也顾不得整理,疾步走到他身边,拉起诸葛亮的手揣进怀中,急声呼唤着诸葛亮的小字。


“孔明....孔明!你冷静点。”


诸葛亮松了手。


抱蕊的花于刹那间绽放,又于刹那间枯萎。


赵云匆匆安抚了受惊的李慕言,转而将诸葛亮拦腰抱起,他不敢用力,更不敢乱动,只能僵在原地,尽量让怀中人靠的舒服些,感受到怀中人肩膀微微颤动,曲指握着他一块衣襟轻轻拉扯。


“子龙.....太白....”


云散了,阴霾褪去,赵云噤声,再度释放神力,如氤氲水雾随吸纳慢慢渗入诸葛亮体内,几次呼吸间,蓝红相交,武陵仙境又恢复成往日的一片生机盎然。李慕言仍呆愣愣的坐在原处,自觉肩上发寒,抬手一摸才发觉那有一小块布料,已被濡湿,意识将他拉回一刻前,师尊正紧紧的抱着他,在他耳边不住呢喃着三个字。


李太白—————


李慕言更不解了,他在飞衡山所遇到的上神似乎不叫这个名号。


莫不是那上神骗了他?


不,不可能啊,李慕言仍记得,那位上神身着玄衣,银发高束,英姿飒爽,莫名的亲切感在孩童的心底翻腾,让他不自觉的与他亲近。那上神蹲下身,并指戳痛了李慕言额头,然后笑着问他。



“我叫韩信,你是哪家的小仙童啊?”





TBC.




作者有话说:


虽然信白这章成分微量,但因为是本文主cp,还是带上了。


原本是打算说一点解读的,但是我发现,我这序章埋的线有点多,唯一的一个提示只有李慕言,可能各位很疑惑这个李慕言是谁,我感觉,这个名字提示的还是很明显的(注:慕有思慕,爱慕之意)。


文笔渣,反正是写出了我自个想要的效果,不知道各位喜不喜欢这样的文风,欢迎意见反馈或者私聊交流。


序章也算是栖凤的试阅,因为我捋了捋时间线才发现我又开了一个大长篇,很甜,但是也非常慢热,很多前期坑要到中后期才能彻底填上,但我绝对不会咕咕咕,请放心追更,如果喜欢的人多,可能写的会跟细致一点(你好现实。)怎么说,我还是比较喜欢看读者反馈的哈哈哈哈哈。


前期更新会很慢很慢,等到七月中旬高考结束,我估计会进入爆更状态。


我很喜欢这个故事,希望您们愿意听到结局。


还请各位衣食父母,谨慎期待。




有必要说一下,产粮的只有lofter,目前我个人用网页版还是可以用的,大家别慌(?)


感谢各位粉了我那么久,等我开始产粮可能还要到七月十号左右。


有微博,id:@风月饮酒叶凉川,不怎么用,如果LOFTER真的阵亡了,可能也就微博了。


不会用inner,也拒绝安利,并不太相信所谓阴谋论,只是对inner这个软件出现的时机感觉有些不友好————


还是那句话,相信LOFTER创作不死,加油。

下课三分钟的速涂,搞了个最近比较流行的梗。


索隆:请打开电话虫交流————